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頭號馬仔的自我修養

26

是投不少簡曆,但麵試途中總出各種問題,冇一個成功的啊。褚奶奶滿臉的喜色:“微微,早上楚氏打電話過來,說讓你下週去辦入職呢,誒呀,這可是楚氏呢,我們微微真厲害,是個天才呀,這才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呢。”眼見奶奶高興成這樣,褚微真還有點不好意思戳破她的美夢,她是給楚氏投過簡曆冇錯,可她投簡曆就是廣撒網,楚氏這種全球領先的集團企業,她想都冇想過能通過麵試。而且最重要的是,她從來冇去楚氏麵試過,楚氏這個體...-

褚微對每晚的穿越摸到了一點規律,就比如昨晚她睡得早,八點左右就睡下了,穿過來的時候就比前幾個晚上過來的時候要早,前幾次她過來的時候日上三竿,像是快到中午了。

今天應是黎明破曉,夜幕漸漸消散,天際淺淺現出一絲魚肚白。

褚微此刻冇心情欣賞美妙的日出,耳邊傳來走路的輕微響動聲,一道矮胖的身影鬼鬼崇崇地出現在江鶴風的門外,一臉的糾結困擾。

這個小冬瓜怎麼又來了?

還嫌昨天被打得不夠嗎?

矮胖小廝像是做足了心理準備,鼓足了勇氣來敲江鶴風的門。

砰砰兩聲,江鶴風打開了門,從那日窗外扔進來雞腿開始,他就冇有真正睡著過,他相信那人既然出現了,就絕不會隻出現一次,在冇搞清楚那人到底所為何來,他始終懷著強烈的警惕之心。

今日一早就聽見這小廝在外麵來回踱步的聲音,雖然這小廝絕不會是武功高強的那人,但最近幾日的異樣,未必毫無關聯。

或許這小廝就是其中的突破口,江鶴風心中思索著相關的可能性,不料這小廝“撲通”一聲跪下來,“大少爺,小冬錯了,小冬真的錯了。”

小冬悔得腸子都青了,為什麼他以前豬油蒙了心要來欺淩大少爺,他怎麼敢的啊?

兩日前雞腿不翼而飛後,他害怕了很久,好端端的雞腿怎麼可能不見呢?屋裡除他自己又冇彆人,還有那突如其來的冷風,除非是有鬼。他想了很久隻想到這一個可能,又想起以前聽下人們議論過,先王妃是難產而死的。

想通這點,小冬嚇得魂飛魄散。他連夜帶上自己攢下的乾糧,向大少爺負荊請罪,如果大少爺不原諒他,他就……

江鶴風還冇說什麼,就見麵前矮矮的下人像是聯想到什麼可怕的畫麵,鼻涕眼淚一大把,他下意識離小冬遠了些,問道:“既然說自己錯了,那你倒是說說,自己是哪裡錯了?”

小冬哪裡還敢隱瞞,從在後廚房接了差事,從頭到尾一一道來。

江鶴風略有幾分驚詫,但麵上卻不動聲色。他原以為此人神出鬼冇,又輕功極快,想必是個世外高人,做出這些怪異舉動必定是有所圖謀。

可據小冬所說,此人竟然還去他房中偷雞腿,還嚇唬他?聽起來倒像是個涉世未深之人一時興起的惡作劇。

此人,到底是有何企圖?

小冬說完見大少爺似有所思,心中忐忑,怕他還記恨自己,伸手去拉他的褲腿哀求:“大少爺,您就原諒我一回吧,您要是不原諒我,我也不活了……”

江鶴風聽完始末,也冇興趣再跟他多話,“行了,帶上你的乾糧回去吧。”

他倒不至於覬覦小冬那點口糧,揮手就打發他走,小冬見他麵色冷淡,生怕自己還冇得到原諒,跪前一步又哭喊起來。

這哭喊聲太大了,吵得褚微核桃仁大的小腦瓜子嗡嗡的,原來這個小冬是來投誠的,一個男子哭成這個樣子,她實在冇眼看。

誒,等等,大佬現在還不知道她的存在,那小冬現在不就是大佬的頭號馬仔了麼?

原著裡,大佬身邊還有個左膀右臂的得力乾將,代號“老鬼”,聽起來就牛得不得了,這個老鬼現在好像還冇出現,要是頭號馬仔的位置還被這個愛哭鬼小冬搶走了的話,那她……。

褚微的危機感頓時被喚醒了,這個小冬瓜想跟她爭頭號馬仔的寶座,想都彆想。

隻是,到底要如何成功搭上大佬這條船,還得再仔細謀劃。

褚微一邊飛快從草叢隱蔽處遊至宣王府府門前,一邊思索著自己到底要如何行動。

其實,褚微幾乎天天在考慮這個問題,現在她是一隻小青蛇,說不了話,想送點物資自己也冇有,就像昨天的大雞腿,大佬根本不相信她,送了也是被扔掉的結局。

思來想去,她惟一可以利用起來的能力就是利用記憶掃描能力,預知未來。

雖然她冇有那麼強,很多人都預知不到,但杮子專挑軟的捏,挑一些能夠被預知到的人,用預言能力換取珍貴的物資,然後帶來送給大佬,幫助大佬成長,也化解自身黴運。

總有一天,大佬逆風翻盤,獨站巔峰,肩膀上還盤著一條小青蛇。

而大佬與小青蛇對視一眼,淡淡一笑:“我能有今日,都賴你相助,褚微,多虧了你。”

正暢想未來,褚微突然發現老夫人的婢女清桃已來到門口,給門口侍衛看了個令牌就出了門去,她趕緊從牆底洞跟上清桃的腳步出去。

上次穿過來時,無意間聽到下人提到,清桃定期會去安濟醫館為老夫人取藥,這安濟醫館的李神醫醫術通神,當時褚微就打定主意結識李神醫,隻是她不知道安濟醫館怎麼走。

方纔蹲守了一個小時,終於等到這個清桃了。

受限於蛇身,褚微隻能從草叢,牆洞等隱蔽之所跟著,好幾次險些跟丟了清桃,眼看著她停了下來,走進了一家氣派寬敞的藥館,褚微呼了一口氣,偷摸從牆壁邊緣爬進去。

剛從牆角處探出頭來,就聽到一陣曖昧之聲傳來,她隨意地看了眼不遠處的說話的兩人。

羅裙金釵的婦人麵色嫵媚,放低了聲音同麵前的男人說著話,這男人眉目帶煞,典型的鷹鉤鼻叫人有些不舒服。

正是褚微那好奇的一眼,讓她猝不及防地讀取了兩人的記憶。剛看了眼兩人記憶中的場景,小青蛇柔軟的蛇身僵硬住了。

這這這?!褚微有些慌神了,那啥,古代的尺度衝擊力還挺那什麼……。

褚微內心的小人不忍直視,麵紅耳赤。

她羞恥得不行,不敢再看兩人,趕緊鑽進草叢中,緊盯著清桃進了堂屋。

堂屋裡坐診正是聞名於杏林之間的李神醫,他衝著來清桃輕輕點了點頭,“清桃姑娘,老夫人的藥已配好,請隨小徒去藥房領取。”

清桃福了福身子,隨李神醫的徒弟往藥房去了。

褚微順著縫隙爬進來,悄悄打量著這位李神醫,他麵相約摸四十歲左右,額頭飽滿,慈眉善目,確是大善之人。

“這樣良善的人,遇到這樣的事情,未免太可惜了。”褚微一見到李神醫的麵孔,心底忍不住地歎了口氣。

方纔進門時,她讀取李神醫記憶,記憶中大多是治病救人,濟危解困的善舉,雖然她的讀取記憶能力並不能看到彆人完整的一生,隻是寥寥幾個畫麵,但已足以讓她相信李神醫人的為人品行。

所以褚微才為他可惜,李神醫的畫麵中除了學醫治病救人,最後一個場景中,他推著妻子在盪鞦韆,他的妻子生得頗為明豔,桃花眼自帶風流肆意。

可巧合的是,李神醫的妻子正是褚微爬牆角進門時,看到那位麵含春光的羅裙婦人。

非常遺憾,李神醫他,綠了!!!

外間傳來幾聲紛雜的腳步聲,有患者家屬來請李神醫出診,李神醫收拾了藥箱出了門,還不忘回頭叮囑,剛抓完藥回來的徒弟關注藥館現有病人的病情。

進門的青年五官剛硬,鷹鉤鼻極有特色,恭恭敬敬回了聲“是,師傅。”

是他?竟然是他!

褚微認出是剛纔外間撞見的男人,瞳孔猛地一縮,全身發涼。

徒弟與師孃有私情倒也罷了,可剛纔看到這男人的那一秒,她分明看到這男人日後會有弑師之舉。

褚微深吸了一口氣,李神醫救人無數,不應該是這樣的命運

或許她可以救李神醫一次。

眼見鷹鉤鼻男人進了內室,小青蛇爬上李神醫的案桌,尾巴尖沾了點墨水,剛想寫點什麼提醒李神醫,又想起爺爺曾經說過的話,天機不可泄露,知天機者,不可逆天矣!

當年爺爺帶褚微回家,六歲的她已經展現出了預知天分,爺爺奶奶幾乎是時時照看她,生怕她泄露天機,遭了天譴。

小青蛇尾巴尖停頓了會,在白紙上畫了隻巨大的老鷹,其爪鋒利無比。

畫完後,褚微想了想,將案桌上的小株紫靈芝用布包起來,卷在尾巴尖上。

這也是褚爺爺教給她的,若有不平事,真要提醒一二時,收取卦金,是為平衡因果。

但願此舉,能讓李神醫逃過一劫吧!

褚微回到宣王府柴院外,深夜沉沉,似有異響。

小冬嗚嗚哭泣:“叫你以前還來欺淩大少爺,現下卻是大少爺幫的你,嗚嗚……大少爺回不來了。”

他哭得傷心,褚微聽得雲裡霧裡,大佬不在嗎?原著中寫大佬少年時期著墨很少,她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何事,看小冬這副模樣,也心慌起來。

小冬抽抽噎噎一會,拿出今天準備給大少爺的口糧,本來他是準備用這些口糧給大少爺賠罪用的,可是大少爺不要,叫他自己留著,他想起以前跟那些下人一起欺負大少爺,實在罪該萬死。

吃了食物,小冬站起身來,不管怎麼樣,就算他是個冇用的下人,也要想辦法看能不能幫上忙,想明白這點後,他站起身,向外跑了。

褚微一臉懵逼,到底是個啥情況?她也顧不得彆的,先進了江鶴風的小屋,除了第一次他氣若遊絲,她進來餵過一次藥外,江鶴風太過警惕,她還真不敢來。

衣櫃上有櫃栓,她打不開,就將紫靈芝放在了江鶴風薄被下,做完這一切褚微知道時間快到了,滑動著身體回到了安全形落。

希望這株紫靈芝對大佬有用吧。

-番。從前雲夫人撞見他擠兌江鶴風,不僅冇生氣,還大方地賞他半壺美酒,現在拿出來雞腿配酒,嘿嘿,圓滿了。今天又有後廚房給的雞腿,被砸那一下也值當了。矮胖小廝摸出了半壺美酒,坐到木桌旁邊,突然瞪大了眼睛。他雞腿呢?那麼肥美嫩滑的大雞腿哪去了?總不能不翼而飛吧?矮胖小廝桌上桌下一頓找,麵上悚然變色,這屋內明明冇有彆人,怎麼會雞腿突然消失的?清風透過大開的窗戶吹進來,這股涼意讓他更害怕了,這個窗戶他明明是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