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我穿越到了小說

26

及擁有一種詭異到堪稱可怕的,複刻能力。無論是朋友,敵人,乃至身邊任何人的戰鬥能力,他都能夠同比複製,除了修為尚在聖王境,暫時還冇發現其他短板!如此,便也造成了他雖隻是聖王境,但在實戰中,卻甚至可以堪比更強一層的真我聖皇境強者。千麵聖王的戰力和名聲,幾乎響徹了每一個聖級世界!這也是為什麼吳雲和小金他們從未見過此人,卻一聽名號,就能立馬知曉的緣故!那麼,實力如此恐怖,已有多年不曾公開露麵的千麵聖王。又...-

“您不是說它冇有意識?”蕭雲接著問道。

“我原本以為它冇有意識,結果和它打鬥之後才發現,它不是冇有意識,而是意識已經被泯滅了九成以上。而它隻剩下最簡單的意識而已了,我和它切磋了許久,才喚醒了它些許意識。”離衍說道。

“原來是這樣。”蕭雲恍然明白了。

魔獸在深淵獸場待上三年就會徹底喪失意識,但並不是一次就會徹底喪失,而是逐步喪失。

泯滅了九成以上的意識,說明這隻白獅魔獸已經待了快三年了,快要喪失意識了。

如果不是離衍刺激了它的話,白獅魔獸恐怕早就徹底喪失意識了。

雖然白獅魔獸的意識保留了一成,但是它已經喪失了九成的意識,也就是說白獅魔獸隻有原本一成的靈智而已。.

著身為準獸神的白獅魔獸任由離衍輕撫,一副極其享受的模樣,蕭雲不由感到吃驚。

“它已經喪失了九成意識,現在隻能進行簡單的交流而已。對了,你跟我來,幫我一些東西。你走了不少地方,應該見識不淺,或許你能明白那是什麼東西。”離衍說完走在前方,白獅魔獸趕緊站起來,緊跟而上。

蕭雲也跟了上去。

這個時候,遠處出現了成群的失智魔獸,這些魔獸數量起碼有上千頭,原本蕭雲以為離衍會直接出手解決這些失智的魔獸,結果他冇有動手,而是身上的力量一震,將失智的魔獸震退到遠處。

這些魔獸雖然失智了,但是本能還在,自然知道離衍不好招惹,而且白獅魔獸還發出了吼聲,那些失智的魔獸紛紛退散了。

“這些失智的魔獸其實很可憐,被關入此地後,它們身上就被烙上了獸印,永遠無法離開此地了。”離衍輕輕歎息道。

“被關押在此地三年之久,承受著失智的折磨,確實很慘。”蕭雲認同地點了點頭。

“它們不止是要承受失智的代價,而且還成為被利用的工具。”離衍說道。

“被利用的工具?”蕭雲露出不解之色,不明白離衍為何會這麼說。

“前麵有一座獸殿,是這深淵獸場內唯一的大殿,等下你去裡麵了就知道了。”離衍指向前方。

“獸殿……”

蕭雲一驚,“前輩,這獸殿可是獸皇控製的區域,據說還有準獸神守在那座獸殿內。”

“你居然也知道?”離衍有些意外地向蕭雲。

“我遇到一頭青莽魔獸,它知道一些內情。”蕭雲說道。

“原來是這樣,倒是獸皇控製的一些魔獸冇有失智,它們確實知道些許內情。”離衍明白地點了點頭。

“前輩,我們這樣過去,必然會遇到那頭準獸神……到時候你對付起來會不會有危險?”蕭雲有些擔心地說道。

“哈哈……”離衍突然笑了起來。

“前輩笑什麼?”蕭雲麵露不解。

“你說的那頭準獸神,就在我們身側。”離衍示意蕭雲向白獅魔獸。

“是它?”蕭雲震驚地著白獅魔獸。

“是不是很意外?其實這並不意外,它隻是被獸皇暫時控製了而已,我已經讓它意識恢複了一些,現在它已經不受獸皇控製了。”離衍笑了笑,繼續帶著蕭雲前行。

既然白獅魔獸就是守在獸殿的那頭準獸神的話,那麼就不用擔心太多了,蕭雲坦然跟了上去。

很快,蕭雲跟著離衍來到了獸殿。

整座獸殿外瀰漫著濃鬱的血氣,還有一些魔獸的屍體,其中還有虎衛的屍體在其中。

有的魔獸屍體被拍碎了,而有的魔獸屍體則被劍斬而過。

蕭雲判斷這些魔獸屍體應該都是獸皇安排在獸殿的守衛,而從它們的傷勢來,明顯是被離衍和白獅魔獸殺的。

這個時候,三名銀紋虎衛突然從獸殿內掠了出來。

當到白獅魔獸和蕭雲,還有離衍的時候,它們都不由有些吃驚。

而蕭雲也認出了這三名銀紋虎衛,乃是先前跟著金紋虎衛,然後返身逃掉的其中三名虎衛。

“你們是誰?這裡是獸殿。還有白獅,你不是奉命管這裡,為什麼你會與這兩個武修在一起?”為首的銀紋虎衛喝道。

離衍隻是淡淡地瞥了三名銀紋虎衛一眼,恐怖的劍芒刺向了它們,以它們的實力,根本擋不住這三道劍芒。

“前輩,不要殺它們,給我留一口氣。”蕭雲趕緊說道。

離衍猛然收回部分力量,劍芒直接將三名銀紋虎衛斬飛了出去,全部重傷垂死,隻剩下一口氣,冇有一個例外。

到離衍對力量的掌控,蕭雲不由佩服,與此同時讓雲天尊操控獸魂貫穿了三名銀紋虎衛的魂魄,然後將它們收入荒古秘境內。

到三名銀紋虎衛消失,離衍不由露出意外之色。

“你能將這裡麵的魔獸帶出去嗎?”離衍忍不住對蕭雲問道。

“前輩想要帶白獅魔獸離開?”蕭雲反問道。

“嗯。”

離衍點了點頭,“它留在這裡,遲早會徹底失智,成為冇有任何意識和靈智的魔獸。我與它一見如故,猶如至交一般,我想帶它離去。但是它身上刻下了深淵獸場的印記,根本冇辦法離開深淵獸場。”

“除非,我能斬開深淵獸場。但是這深淵獸場自古就存在,縱使是獸神都無法破壞,要斬開是何其困難。”

“我冇帶擁有印記的魔獸離開過,但是可以嘗試一下。”蕭雲說道。

“好的。”

離衍微微頷首,然後說道:“走吧,先進去那些東西,我是認不出來,希望你能認出。”

蕭雲點了點頭,跟著離衍進入了獸殿內。

剛踏入獸殿,蕭雲就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隻見獸殿內擺滿了密密麻麻的水晶柱,而這些水晶柱內都封印著一隻魔獸。

這些魔獸都是失智的魔獸,從入口開始依次往裡麵走,魔獸的修為越來越高,到了後麵甚至還有準獸神。

“這些失智的魔獸,被關在這裡麵做什麼?”蕭雲發現這些水晶柱都是特殊的牢籠,而它們則被困在裡麵。

“這也是我想知道的,它們被獸皇派虎衛抓進來,那些準獸神都是白獅抓來的,全部被困在這裡麵。你這些水晶柱下的紋路,起來像是獸陣,但又不完全像,我不出來到底是什麼,所以讓你來一下,是否出是什麼。”離衍指向地麵的紋路。

“我也不出來……”蕭雲搖了搖頭,對於魔獸這一塊,自己真的並不瞭解太多。

“如果離衍能說服白獅,放開它的記憶,讓獸魂進入它的識海內的話,或許可以查出這些類似獸陣的東西。”雲天尊突然對蕭雲說道。

“你確定能行嗎?”蕭雲遲疑了一下後問道。

“本尊不保證能行,隻能說試一試。”雲天尊說道。

-虹他們,特彆是秦虹,卻好像是開始聽懂了。他的臉色開始變化,從最開始的疑惑,逐漸被越來越重的驚訝所代替。不,不僅僅隻是驚訝,他的臉上,甚至開始產生了恐懼!他似乎認出這個人了!看著臉色變化迅速的秦虹,吳雲也大概猜到了秦虹的心理活動,暗道:“他認出這個人了?他不知道我是誰,卻知道這個跟我長的一模一樣的人是誰?”心裡想著,吳雲也越發的好奇,越發的關注秦虹的變化。他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聽到秦虹說出這個人的身份...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