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副本伊始

26

不能分散,我們先去最近的煙柳河畔,還能打聽打聽情況。”齊佳宇看著陳武,慢慢說道。五個人裡兩個新手自覺跟著他,林倩也是這樣,但陳武這傢夥不太一樣,他腦子裡全是肌肉,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貨色,容易衝動。“好,就這樣吧。”陳武點了點頭。“今明兩天先看看這個鎮子到底是什麼情況,如果可以,就做個打卡任務,然後……”齊佳宇繼續說著。但就在這時,身後卻傳來女孩天真的聲音。“你們在說什麼啊?”齊佳宇轉過身,就對上...-

【大腦存放處(材料捐獻處)】

【大家放心哈,這些腦子不會出事的,就算做玩偶的材料不夠了,星也不會動的】

【瓦保證(但星不保證)】

——正文開始嘍——

綿綿的春雨淅淅瀝瀝地下著,河邊那棵煙柳在雨中無聲哭泣。

“噠噠噠!”

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打破了小鎮的安寧。

三男兩女,五個年輕人在青石小路上飛奔著,來到最近的一戶人家。

“砰砰砰!”

“吱呀!——”

木門打開一條縫,白髮女孩露出了半個身子,怯生生地看著他們。

“你們是誰呀?”

“小妹妹,我叫齊佳宇,我們是來旅行的,不料突然下起大雨,我們冇帶傘,能讓我們進你家躲躲嗎?”

先前敲門的男子和煦地微笑著,俯下身子,看著一米五不到的女孩,禮貌地問道。

“這樣啊。”少女打量了五人一眼,思索片刻,完全打開了門,“進來吧。”

五人進入房子,連連道謝。

“我去給你們收拾出兩個房間。”

少女說著,向房中走去。

等少女走後,五個旅行者挎著臉,抱怨起來。

“一進來就是陰雨連綿,真tm晦氣。”

一個光頭男子罵道,他臉上有一條刀疤,顯得無比凶惡。

“靠,我剛從副本裡出來,還冇休息好呢,又進來了!”

一個身材火辣的女生十分不滿,“啪嗒”,火光一閃,她狠狠吸了口煙,儼然一副不良少女的模樣。

“都冷靜一下。”

齊佳宇推了推金絲眼鏡,不複方才的溫柔,眼裡隻有冷漠。

“當務之急,是好好研究一下這個副本,看你們這樣子,應該都是資深玩家,這點道理都不懂嗎?”

言至於此,他看著另兩個玩家的眼神柔和了些。

相對於那兩個隻知道抱怨的蠢貨,還是這兩個靠譜一些。

然而,下一刻。

“什麼副本?你們說啥呢?我聽不懂。”

男孩眼中的茫然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滿滿的驚恐。

“你們是誰?這到底是哪?我們是不是被綁架了?”

齊佳宇在風中淩亂了。

“我*(美妙的C語言),你tmd是新手啊!”光頭男替他說出了他的心聲。

這時,另一個輕柔少女羞答答開口了。

“那…那個,我也想知道,這是哪啊?”

這下,齊佳宇直接原地石化了。

五人局兩個新手,你逗我呢?!

“咳咳,冇事,我們先看看這個副本,興許,這是個新手副本呢?”

這話不知是在安慰兩個老手,還是在安慰自己。

三人熟練的打開了副本任務麵板。

隻有兩個新人小白,迷茫地站著,一動不動。

【副本:清寧鎮】

【等級:A】

(S>A>B>C>D>E)

【簡介:依山傍水,風景很美的小鎮,村民熱情好客,近年來脫貧致富,遊客眾多,村民的日子越過越好。】

【評價:這隻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鎮哦】

【任務:『主線』

1.活過七天()

2.打卡景點()】

“一個普普通通的小鎮。”

齊佳宇無語ing,他現在想罵人。

“現在怎麼辦?”不良少女張嘴吐出了個菸圈。

“要我說,就拿這兩小白當炮灰,讓他們幫我們探路。”

光頭男目光不善地看著兩個新人。

“求求你們,彆這樣好嗎。”女孩直接被嚇哭了,她個子不高,紮著雙馬尾,一身居家休閒服。

屬於是那種清純可愛型的女生,此時一哭,顯得弱小無助,我見猶憐。

男生相較而言,倒鎮定一些,但也隻是相較女孩而言,他看著三人,有些焦急。

“我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副本,但也知道你們肯定需要有用的人,我是文科博士生,口才還不錯,平時也會看一些偵探小說,應該能幫得到你們。”

男生的話點醒了女生,她也連忙說道

“我是醫學生,我能治病,我學中醫的,我會鍼灸按摩,我有用的……”

隻是她此時的模樣,實在冇什麼可信度。

“好了,我什麼時候說過要讓你們當炮灰。”

齊佳宇打斷了他們的話。

“放心,我從來不會拋棄任何一個隊友。”

男人笑得溫柔,彷彿說的是真的一樣,也就隻有他自己知道,他此時在想什麼

“哼。”對此,光頭男隻是冷哼一聲,表示不屑。

“好了,自我介紹一下,我叫齊佳宇,XX集團的總裁,參加過4場遊戲,F 級玩家。”

齊佳宇淡然道。

“陳武,跆拳道教練,參加過3場遊戲,江湖人稱刀疤,等級F。”光頭男摸了摸臉上猙獰的刀疤。

“我叫林倩,在一家酒吧工作,各種技術都很好哦~”

不良少女媚眼如絲,舔了舔唇,看著那個新手女孩的目光有些炙熱。

“我也參加過3場遊戲,F 級。”

“我叫夏景言。”

“我叫塗思思。”

兩個新人倒有自知之明,知道多說無益。

“你們聊什麼呢?”

就在這時,房子的主人—那位白髮少女回來了。

“房間已經收拾出來了,時候不早,該去歇息了。”

“好的,我們知道了。”

齊佳宇點了點頭,露出一個滿懷感激的笑容。

“你可真是個善良的姑娘,如果冇有你,我們怕是要露宿街頭了。”

另外四人倒冇說什麼,此時,齊佳宇已經隱隱成為了玩家們的領導者。

“冇事啦,我一個人待在家裡很無聊的,有你們陪我聊天,也挺好的。”

少女走在前麵,領著五人到了樓上。

“姑娘,我都忘了問,你叫什麼名字啊?”

“我呀,我叫思諾,思唸的思,諾言的諾。”

說話的工夫,幾人終於有時間可仔細打量一下少女。

隻見她穿著潔白的睡裙,一頭青絲披在肩上,一張櫻桃小嘴,金色的眼睛閃閃發光,倒映著幾人的麵容。

身高不到一米五,小小年紀,就有了飛機場,可謂太平公主,恐怖如斯。

正所謂:

身不在高,米四就行,

熊不在大,有型則靈,

斯是蘿莉,為吾則侵,

洋裝貓耳朵,小嘴大眼睛,

短髮很俏麗,長髮也飄逸,

可以給糖果、玩親親,

無傲嬌之亂耳,無禦姐之勞形,

學校遊泳池,公園小涼亭,

孔子雲:

何懼死刑。

那軟糯可愛的氣質,更是平添了幾分魅力,讓人想狠狠地……

“咳咳,思諾小朋…小姐,清寧鎮有什麼地方值得一觀嗎?”

思緒至此,齊佳宇連忙打斷自己可怕的想法。

“好地方嗎?”

思諾做出思索狀,後道。

“我們清寧鎮依山而建,常年籠罩在煙雨之中,倒是更喜歡寧靜一些,因此祖先曾在林子裡蓋了個小院子,那裡景色不錯哦。”

就是林子裡有些“可愛”的小動物。

隨後,她走到窗邊,望著河岸。

“我們清寧的煙柳河畔也很著名哦,大家都很喜歡在清晨去散散步。”

不過它有億喜歡把外來者拖入河裡。

“拋開這些不談,清寧山也很出名哦,海拔大約2742米,是整個柳河平原最高的山。

俗話說得好,登清寧而小柳原,登禹山而小天下。

每年都有不少遊客想要征服它呢。”

當然,最後都死了。

“謝謝思諾小姐。”齊佳宇認真聽著,默默在心裡記下。

“不用見外,叫我思諾就好。時辰不早,房間裡有浴室,你們也快點洗洗睡吧。”

思諾說著,轉身回到了她自己的房間。

三個老鳥對視一眼,帶著兩小白分彆進入一個房間,睡了。

思諾房中。

“終於又來人了。”

小思諾躺在床上,對人偶說道。

“除了那個光頭男,其他人都好好看呐。哼~這次誰敢跟我搶,我就把他一塊做成娃娃。”

說著,她嘟著嘴,氣呼呼地捶了捶手中的玩偶。

“話說回來,這還是我第一次遇到五個玩家,嘻嘻,我可是**oss呢,你說,壞人是不是該這麼笑?”

(唐探思諾邪魅一笑JPG)

翌日。

五個玩家起來得很早,好叭,其實是三個老鳥強行把夏景言和塗思思拉了起來。

一樓客廳。

“思諾昨晚一共說了三個景點,目前情況不明,不能分散,我們先去最近的煙柳河畔,還能打聽打聽情況。”

齊佳宇看著陳武,慢慢說道。

五個人裡兩個新手自覺跟著他,林倩也是這樣,但陳武這傢夥不太一樣,他腦子裡全是肌肉,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貨色,容易衝動。

“好,就這樣吧。”陳武點了點頭。

“今明兩天先看看這個鎮子到底是什麼情況,如果可以,就做個打卡任務,然後……”齊佳宇繼續說著。

但就在這時,身後卻傳來女孩天真的聲音。

“你們在說什麼啊?”

齊佳宇轉過身,就對上了思諾的眼睛。

“我們再說旅行計劃。”

齊佳宇解釋道。

“這樣啊。”思諾點點頭,走向大門,“那你們要和我一起去晨跑嗎?”

“晨跑?”

齊佳宇這才發現,少女今天穿著一身運動服,如雪的長髮紮成了丸子頭

“是呀,就沿著鎮子跑幾圈。”也就億點點路,堅持不下去的話,還是乖乖做我的玩偶吧,玩偶不需要晨跑哦。

當然,後麵的話她並冇有說出來。

隻不過嘛,玩家們已經知道了,因為:【係統提示,獲得支線任務:晨跑。】

【附:清寧鎮規則

思諾篇:規則一,思諾喜歡運動,特彆是晨跑,她總會邀請朋友一起晨跑,卻不會讓玩偶們跑,作為她的朋友,你如果不和她一起跑,她會傷心的,但如果你實在不想跑,也不是不行,隻要變成玩偶就行啦!】

五名玩家:……

我真的一點事都冇有,我無所謂的,不過我有個朋友已經汗流浹背了。●︿●

齊佳宇笑得牽強,瞥了一眼其他幾人,心裡歎了口氣,道

“當然,我們是朋友嘛。”

其餘幾人儘管臉色不好看,也是連忙附和。

對此,思諾很是滿意,點點頭,走出了門。

身後,塗思思拉拉林倩的衣襬,小聲問道。

“倩倩姐,怎麼辦啊?”

“冇事兒,啊。”林倩握住思思的手,輕聲安慰,“這丫頭看起來不大,應該不會跑多少,冇事兒。”

“嗯。”

塗思思點了點頭,眼中寒光一閃即逝。

其他三人雖冇說什麼,心裡倒也是這樣想的。

身後的聲音思諾自然是聽見了,對此她隻是莞爾一笑。

人呐,不到最後一刻,永遠會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

順著中心街道,她帶著五人來到了沿岸小道上。

小路上還冇什麼人,隻有那一株株青柳,迎著清晨微涼的輕風,舞動著身姿。

“好啦,朋友們,一起來啊。”

思諾熱了熱身,便快速向前跑去。

“喂,等……”

齊佳宇都驚呆了,這真的不是在參加奧運會嗎?

另外幾人一時也冇反應過來。

“倩倩姐,我們快跟上!”

還是塗思思最先反應過來,連忙拉上林倩的手,朝前麵追去。

林倩感覺到有人拉自己,又聽見思思的喊聲,也回過了神,反過來握住了塗思思的手,主動領著後者跑。

三個男生也連忙跟上。

陳武不用說,一身肌肉可不是裝的,而齊佳宇雖然是個文職,但E 的實力擺在這,也冇什麼。

倒是夏景言,看著精神,卻連塗思思都不如,靠著齊陳兩個人幫助,才勉強追上。

“快點啊~你們怎麼這麼慢啊?一點力氣都冇有~是不是不行啊~”

思諾不滿地喊著,特彆是這三個男的,看著結實,全是細狗。

這麼脆弱,還是做成娃娃吧~

想到這兒,她眼中的幽怨都快溢位來了。

一股涼意襲上心頭,再加上言語刺激,陳武眼中燃起熊熊怒火,加大了力度,放開了拉著夏景言的手。

齊佳宇瞥了夏景言一眼,麵色陰鬱,也默默提速,再不管對方。

這傢夥的用處還冇那個醫生大,一個拖累,丟了就丟了。

兩個男人很快超越了林倩她們。

“我們也得快一些了。”

林倩說完,抓緊塗思思的手,速度明顯變快了一些。

塗思思偷偷回過頭,看了一眼那位被拋棄的少年,眼中的憐憫一閃而逝。

你要怪,就怪你自己運氣不好吧,可彆有怨唸啊,帶著怨念死去,隻會更加痛苦。

夏景言此時已然麵色慘白。

他知道,自己估計活不成了,怎麼辦啊?我到底應該怎麼辦啊?

不知覺間,那幾道身影越來越遠了。

“嘻嘻,你這麼脆弱,還是……”

少女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四下望去,不見她身影,四下卻皆是她的聲音。

“乖乖待在我的房間裡,陪大家玩吧……”

意識漸漸模糊,隻迷迷糊糊間感覺自己變小了,變小了……

【通報:玩家-夏景言,已沉淪。】

另一頭,思諾跑得更加起勁兒,她等不及要回去看看她的新娃娃了。

三個老手對此一臉平淡,而玩家中唯一的一個新手,塗思思嚇得麵如土色。

她擔憂地看著前麵的兩個男人。

“放心,姐保護你。”

林倩看出了塗思思的想法,嫣然一笑。

“嗯。”塗思思隻點點頭,神色複雜,不知道在想什麼。

一圈圈下來,隨著思諾加快速度,玩家們即使在能跑,也有點吃不消了。

怎麼辦?再這樣耗下去,我遲早也要死。

齊佳宇四下張望,就看到前方路邊有個老奶奶正在散步。

霎時間,靈光乍現。

齊佳宇開始有意識地偏離路線,然後……

“哎呦!”

“哎呦!”

隻聽兩聲慘叫,齊佳宇和老奶奶撞在了一起。

“老奶奶,您冇事吧。”

齊佳宇忍痛站起身,滿臉愧疚,扶起了這個可憐的老人家。

“小夥子,也不注意點,唉,罷了罷了,下次注意點,彆在這樣了。”

老人也不惱,一臉慈祥地看著齊佳宇。

“你怎麼回事啊?”

思諾這時候也到了這,怒視著齊佳宇,責問了一句後,轉而看向了老人。

“劉奶奶,您冇事吧?”

“冇事兒,我這把老骨頭,還冇到一碰就碎的地步。”

劉奶奶眯著眼,摸了摸思諾的頭,見思諾還在擔心,笑嗬嗬從口袋裡拿了顆小東西,三下五除二剝開了包裝,將那東西塞進了思諾嘴裡。

“唔姆。”

思諾含著那東西,幸福地眯起了眼。

好好七!

“嗬嗬,你這個小吃貨。”

劉奶奶寵溺的摸著思諾的腦袋。

“這些糖讀給你了。”

她手中突然出現一把糖果,放在了思諾手中。

“謝謝奶奶。”

思諾眼睛一亮,連忙道謝。

劉奶奶本名劉招娣,不過那個名字早就被取代了。

現在是劉輕悅,劉奶奶,奶奶的手藝很好,最擅長做糖,甜而不膩,卻無緣不賣。

得到好吃的,思諾也不生氣了,事實上,這位年過花甲的老人家,其實實力隻比她弱一些呢。

她隻是想著再快點拿到一個娃娃,所以故意演他們呢。

-齊佳宇無語ing,他現在想罵人。“現在怎麼辦?”不良少女張嘴吐出了個菸圈。“要我說,就拿這兩小白當炮灰,讓他們幫我們探路。”光頭男目光不善地看著兩個新人。“求求你們,彆這樣好嗎。”女孩直接被嚇哭了,她個子不高,紮著雙馬尾,一身居家休閒服。屬於是那種清純可愛型的女生,此時一哭,顯得弱小無助,我見猶憐。男生相較而言,倒鎮定一些,但也隻是相較女孩而言,他看著三人,有些焦急。“我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副本,但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