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籍詳情
我的姥姥

我的姥姥

字數: 未統計

狀態:連載中

作者: 殘葉聽風顯會

我姥姥的一生,不能用飽經風霜來形容,因為這樣都顯得嬌柔造作。她的一生都在苦難中度過,卻就是這樣一個人,硬生生活了93歲,直到2018年我上初二時才撒手人寰。我的姥姥,由於年輕時躲避戰亂,飽受風寒,耳朵最後基本處於失聰狀態,不過這也遮蔽了很多人對她的嘈雜聲,聽不到世間紛擾,一個清淨的內心也會令人舒適吧。我想這也是她長壽的原因之一。,記憶中的那個斑駁的身影,總是透露著一股子堅強的,不向苦難妥協的勁兒。她冇有接受過文化教育,那個時代的大多數婦女都是這樣,但這並不意味著粗魯和無知,相反她是一個善良的,教子有方的老人。以前的,黃土連天的塞北農村,並不像現在這樣,平房院子錯落有致,靜謐中散發出煙火氣。以前的塞北農村,每家都挨的很遠,可能這家在南坡上,離得最近的下一家就在北坡居住著,並且呈現出家族聚居式的分佈。姥姥家的舊院就在南山上,那是幾間破敗的窯洞(當然現在已經改為了羊場),我曾不止一次地站在雜草中間,心靈複刻那時的,六七十年代他們的生活。像大多數舊時期的父母一樣,塞北農村的父親,總是承擔著家裡的頂梁柱的職位,他們從戰火中走來,從吃不飽穿不暖的年代挪動著身子過來,冇有接受過教育,當有不順心的事情,想要教育孩子時,總會對孩子拳打腳踢。我的姥爺就是這樣的人,他是一個聰明的,卻又古板守舊的暴脾氣,對孩子心疼,也深愛著這片土地和他的家人,但他不會表達,命運的齒輪轉到他這裡就摩擦出了火花。而我的姥姥,就在這樣沉悶的,單調的生活中和他走完了一生,直到他1987年肺病去世。我很欽佩我的姥姥,在苦難年代,她從來冇抱怨過一句,一直儘職儘責,做到一個妻子,一個母親的義務。她的出生年代,已經摒棄了纏足的陋習,儘管說還有一些婦女,或當時所謂的地主或舊社會封建思想較為嚴重的家族還逼迫小女孩纏足,但我的姥姥,最遠也冇有離開過察哈爾地區。她的一生,大多數的時間,就在那個貧瘠的,隻有深夜纔會亮起零星煤油燈的地方生活著,她年輕時,最遠也隻去過口外(即內蒙地區)和察哈爾張家口宣化,張北康保等地給工人打雜做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
最新章節: 第 3 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