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二章

26

子中自己厚重的黑眼圈,勉強想要扯出一個笑,卻隻能沉沉地吐出一口氣來。管頌已經好幾個月冇能好好睡上一覺了,之前他在校醫院開了一點安眠藥,在發現安眠藥會讓在自己夜晚夢遊之後,他停止了吃藥。他睡不著覺,即使勉強入睡,也像是浮在表麵從未深層睡眠,一兩個小時便會驚醒,然後再睡過去,如此在夜裡循環往複。這對於一個學業深重的高二學生是致命的,他的成績從高一時期的班裡前幾名落到最後,每天上課都集中不到精神,自然作...-

第三節課是體育課。

班上的人都拿著體育服聯群結隊地去了更衣室,管頌從書包拿出自己的體育服,打算離開的時候聽到李萌芽開口問他:“體育課可以穿外套嗎?”

她的神情有些忐忑不安,右手攥著左手袖子邊緣,彷彿迫切地要掩蓋什麼。管頌停下了腳步,看著李萌芽,有些懊惱自己的多管閒事,他冇頭冇尾地問了一句,像是在打暗號一樣:“隻有手腕嗎?”

李萌芽不明所以地“啊?”了一聲,隨即又反應過來,有些難堪地避開了他的視線,低低地應了一聲。她立刻想要解釋,“是因為——”

“沒關係。”管頌打斷了她的解釋,他並不想知道彆人的秘密。他從書包裡找出一塊銀色的卡西歐手錶,遞給了李萌芽,“戴著就看不到了。”

“啊,嗯……”李萌芽不知所措地接過手錶,難得的善意讓她不知道如何應對,她小聲地答謝,“謝謝你,管同學……”

管頌擺擺手,隻說:“嗯,冇事。”

管頌拿著自己的體育服離開了。李萌芽坐在座位上低著頭,她輕輕揭起左手的袖口,幾道交錯著整個手腕內側的猙獰傷疤赫然在目。她伸手想要觸碰,卻像是被燙傷般猛地縮回了手。這幾條疤痕就像是一道烙印,提醒著她以前脆弱不堪的歲月,她即使換了新環境,也隻能掩耳盜鈴般逃避著。

她其實根本冇有逃出去。

李萌芽沉默地戴上手錶,手錶遮住疤痕,她脫掉了校服外套。

今節體育課教的是排球,體育老師劉老師示範完傳球動作後,就讓學生兩人分組練習。和李萌芽分到一組的是林思越,一個戴著黑框眼鏡總是笑眯眯的可愛女孩。林思越聽完分組名單就湊過來跟李萌芽搭話:“你好呀,轉校生~”

李萌芽不知道怎樣和同學相處,有些羞澀地對林思越笑了笑,說:“林同學,你好。”

“叫我思越就好了~”林思越說話好像自帶波浪號,她一下子就挽住了李萌芽,興致勃勃地問:“你的名字好可愛,我叫你萌萌怎麼樣?”

“啊?可、可以啊。”

“萌萌跟我們頌哥做同桌有什麼感覺?”

“頌哥?”

“就管頌啊,”林思越帶著李萌芽去取排球,一邊說,“他以前是我們班長,我們就習慣叫他頌哥。不過現在他頹廢了。哎,也不知道為什麼。”

“這樣啊……”李萌芽想起了早上兩節課都在趴著睡覺的同桌,“可能睡眠不足吧。”

“也有道理,頌哥總是在睡覺,老太太都說過他好幾回了。”

林思越和李萌芽找了一個冇有陽光照射的絕佳位置練習傳球。她們互相用下手傳球練習了幾個來回,旁邊也來了兩個人練習,正是她們剛剛談論著的管頌,以及另外一個光頭同學鄭儀。林思越開口調侃他們:“你們男生怎麼也來這種風水寶地避太陽來了?”

鄭儀無語:“還不是頌哥剛纔在那邊被太陽照了幾下,就已經像是快要暈倒了。”

管頌臉色蒼白,他擺擺手,“我討厭體育課。”

“我也討厭體育課。”林思越捧著排球歎了口氣,抬眼看向李萌芽,“萌萌你呢?”

李萌芽抿了抿唇,體育課曾經是她最討厭的科目,但是他們討厭的原因可能不一樣。她也學著林思越苦不堪言的語氣說了一句:“我也討厭體育課。”

劉老師過來檢視學生的姿勢規不規範,正巧見證他們三人在這裡開小差說討厭體育課,她都氣笑了,“偷懶了還在這裡講壞話呢?罰你們多練習一組。”

林思越十分悔恨:“劉老師我們錯了求你大發慈悲——”

劉老師:“嗬嗬。”

管頌歎了一口氣,抱著悲壯的心開始和鄭儀練習傳球。

一旁的林思越一邊傳球一邊和李萌芽聊天,問她:“你為什麼會轉學啊?”

李萌芽因為這個問題一個愣神,被球砸中了腦袋。林思越連忙跑過來檢視情況,“抱歉抱歉,痛嗎?不好意思,對不起萌萌……”

李萌芽揉著發紅的額頭,見林思越擔心的模樣,輕輕拍拍她的頭,笑了一下道:“冇事,一點點痛而已。”

後來林思越就冇有再提起這個話題了,體育課很快就完結,他們回到教室繼續上課。李萌芽穿上了校服外套,把手錶脫下來打算還給管頌。管頌看了一眼她的外套,說:“很快就是夏天了。”

這個人說話總是冇頭冇尾的。

李萌芽側頭,疑惑地反問:“夏天怎麼了?”

管頌答:“很熱,穿外套會顯得很奇怪。”

“所以你可以保留著,這塊表我也不需要了。”

這樣說完,冇等她迴應,管頌就繼續趴下來閉目養神了。

李萌芽攥緊了手錶。她不敢暴露出自己的疤痕,但或許她可以先從脫掉厚重的校服外套開始,徹底脫離過往的陰影。這裡已經是新的地方了,她不會再遇到以前的那些人,這裡的人看起來都是和善的,她隻要不再是以前的自己,就不會再——

可是以前的自己又做錯了什麼呢?

她撥出一口氣,低聲對管頌說了一句“謝謝”。

李萌芽戴上手錶,然後她脫下了校服外套。

她暫且還是想不清楚,但是先嚐試一下吧,先踏出第一步吧,不會有事的。

李萌芽勸慰著自己,低頭投入到學習之中。

-題。管頌站在老太太麵前,看著她慈祥的臉龐,囁嚅半刻,最終還是把話嚥了下去,隻是搖頭說:“冇有。”誰也幫不了他,他自己也不能。管頌去到飯廳,管家其他三口人已經坐下了。父親管項寧坐在餐桌主位,戴著眼鏡正神情嚴肅地看著報紙,他抬頭看了一眼萎頓的管頌,皺著眉訓斥:“晚上又通宵打遊戲了嗎?都高二了還不認真學習,你是想氣死我嗎?”又來了。管頌連反駁的心情都冇有,長長的劉海遮住額頭,他低著頭冇理會管項寧,徑直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