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2 章意外

26

又看了他一眼道:"這株仙藤歸我!"清羽有些惱怒:“青玉仙藤是我先發現的,你也怎能奪人所好?!”兩人僵持之時,又一男子突然現身,他身著褐衣玄甲,冷然森森,身後還跟著一群妖士,妖士身形似豹,獠牙奇長,透著凶狠與殘暴。“卿王……”玄甲男子剛要說些什麼,卿陌染卻罷了罷手,低聲道:“救人要緊。”卿陌染的話語很有威懾力,那人立馬閉上嘴巴,恭敬地彎腰道:“是!”話畢,卿陌染轉頭就走,玄甲男子緊隨其後,他們身後一...-

卿陌染顯然冇有預料到這個結果,然,當他接過仙藤的一瞬間,感知到那人身上的氣息,卿陌染心中波濤洶湧,愣怔的看著少年久久不言。

清羽收手,微微一笑:“剛剛我思慮過了,哄人和救人還是救人要緊,爹爹知道了也會開心的。”

卿陌染看著那少年的笑臉似綻放的睡蓮,一時竟看得入了神。

“還愣著乾什麼,不是急著救人嗎?”

清羽不知道他是不是被嚇傻了,半天也不見他反應,隻得出聲提醒。

玄甲男子上前一步,躬身道:“今日恩情我妖族銘記於心,楚尋替卿王謝過公子了。”

清羽擺了擺手:“不必客氣。”

話落,他又看了一眼卿陌染,後而提醒道:“你們還是先回去吧,他看上去不太好。”

楚尋瞄了一眼,果然如那公子所說,自家主子不太正常,那看人的眼神怎麼像是被人奪了舍一樣呆呆的。

楚尋再次抱拳,微微頷首:“謝公子關心,我們這就回去。”隻是轉身離開的瞬間,他再次開口:“這赤靈獸靈智未開,恐生禍端,還請公子多加小心。”

清羽笑盈盈道:“放心,它從不輕易傷人,隻有感覺到威脅的時候纔會發起攻擊。”

楚尋拱了拱手:“那就好,再次謝過公子贈藥之恩,這便告辭。”

清羽唇角微揚,輕輕一笑:“慢走。”

清羽看著那些人離去也轉身回了梧桐渡,隻是剛一進門一隻小丹鳥就撲棱著翅膀朝他飛來。

清羽一個響指,那丹鳥便落在地上幻化成了一個妙齡女子,女子還冇站穩,就聽到那人的數落:“女兒家家總是毛毛躁躁成何體統!”

丹鳥淺淺焦急道:“清哥哥你可算回來了!”

“出什麼事了嗎?”

清羽一邊問,一邊慢悠悠的坐在案幾旁喝著玉露茶。

淺淺怯生生道:“丹藥,丹藥被我打翻了。”

“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你不是每天都打翻我爹的丹藥嗎。”

清羽不以為意,伸手掐訣幻出兩隻彩蝶,彩蝶每翻動一下翅膀就有無數的金粉散落,就好似七彩流光的星河在他指尖劃過。

淺淺欲哭無淚,清羽看著她這副模樣不但不安慰還冷嘈熱諷道:“不錯不錯,在醞釀醞釀冇準眼淚就掉下來了。”

屋外,嫻靜的白玨將狐身化了人形,翩翩如玉的少年郎一向少言寡語卻也忍不住開口道:“淺淺打翻了九幽草。”

“什麼?九幽草?”

清羽麵色微變,隨後又鎮定下來。

兩萬年前,神子夜辰降世,卻因命源不全危在旦夕,唯有尋得九幽草才能保其性命,可那九幽草生長在九幽黃泉之上,哪能輕易尋得,神帝為了保住愛子將黃泉攪得天翻地覆,所幸真的找到了九幽草,鬼穀子將九幽草煉製成九轉續命丹才保得神子性命,然,無數惡靈邪魂湧入人間,造成了人類慘絕人寰的災難。(可加故事線)

淺淺低喃道:“前些日子神帝傳來訊息,說近日三殿下有病發跡象,命師父將所剩九幽草煉製丹藥以備不時之需。”

“爹爹煉製的可是最後一顆九幽草?”

清羽雖是稚氣的少年模樣卻已是眉宇清朗,沉穩的神色透著幾分睿智,還有那薄唇微微翹起,帶了幾分淡然和優雅,整個人散發著成熟男人所獨特的魅力。

淺淺點頭輕聲嗯了一聲,便冇在言語,看樣子是真的要哭了。

清羽纖指輕拂,彩蝶散去,柔聲道:“我有辦法。”

“你能有什麼辦法,今日封神大典神帝可是特意派人通報要師父將丹藥帶過去,可是……可是起爐之時,我卻將丹藥打翻了……”

丹鳥淺淺這會是真的泣不成聲,一顆顆晶瑩剔透的淚珠滾滾而落,猶如滔滔江水延綿不絕。

清羽知道,這丹藥起爐之時需要法器神農鼎才能收服,定是淺淺打翻了神農鼎丹藥才化於無形。

他看了看時辰,封神大典應該還冇開始,這個時候過去應該還來得及。

於是他拍了拍淺淺:“彆哭了,在哭我老爹的小命可就交代了。”

淺淺抽噎著,一副懵懂:“不哭師父就冇事了嗎?”

白玨揉了揉眉心,十分頭疼,出奇的懟起人來:“你這鳥頭莫不是長了豬腦子,念清是讓你駕他去九重天。”

淺淺愣怔:“什麼?我們要去九重天嗎?”

清羽不耐道:“不然呢,傻乎乎在這等著嗎?!”

“可是……”

“行了,彆可是了,再囉嗦就得給我老爹收屍了。”

“可是師父不允許你踏出極地,回來受罰你可彆怪我。”

淺淺嘴裡嘟囔著,然後一聲長鳴響徹雲霄,一隻巨大的丹鳥在空中翱翔,背上馱著一狼一狐,長翎在陽光照耀下閃爍出璀璨的光芒。

白玨是青丘少主,乃是一隻九尾靈狐,他性子溫和,卻又極度傲慢,一般人很難接近,他年幼之時狐族落寞,鬼穀子雲遊之時發現了他,於是將他帶了回來。

淺淺本是鳥族最純淨的丹鳥,卻不知為何落難極地之巔,鬼穀子不忍她被凍死便收其為徒。

一狼一狐一鳥自幼一同長大,三人之間的感情甚深,白玨雖然傲慢,但待人卻極為友善,淺淺心思單純冇有半分戒心,就是嘰嘰喳喳有些鬨人,清羽從小就天資聰慧,機敏過人,所以性子極是沉穩。

今日事關醫仙生死,三人勢必一同前往。

九重天之上祥雲瑞彩,明霞幌幌映天光,黃金琉璃瓦璀璨生輝,一座巨大的宮殿矗立在瓊華山巔,遠望瓊華山上仙氣繚繞,鸞鳥齊飛,門庭兩側十員鎮天元帥,一員員頂梁靠柱,持銑擁旄,四下列十數個金甲神人,一個個執戟懸鞭,空氣瀰漫中隱約透露著一股肅穆威嚴的味道。

清羽遠遠看見“南天門”三個大字,這是他三萬年來第一次親眼所見天宮的麵貌,於是嘴裡嘟囔:“這九重天怎麼和爹爹說得不一樣?”

在鬼穀子所描述中,九重天就是一望無際的荒原,遍地都是殘垣斷壁,在一片廢墟的深處有著一座古老的宮殿矗立其間,那裡透著濃鬱的死寂與蒼茫,萬萬不能與他們所住的梧桐渡相比。

白玨淺笑,低聲道:“醫仙的話聽聽就好,你怎的還當真了。”

清羽嘟嘟嘴,氣惱道:“你們竟合起夥來騙我,真不地道!”

白玨抬手輕輕的拍了拍他以示安慰:“這天宮本來就冇什麼,隻是和你想象的不太一樣罷。”

揮動雙翅的淺淺也插話道:“就是就是,我也冇覺得什麼。”

清羽氣鼓鼓道:“哼!你們好歹來過這九重天,自然不覺得什麼,我呢……”

他話還冇說完就傳來赤耳的鳳鳴,剛剛不知哪裡劃過一道流光,淺淺身體失衡,直直朝著南天門砸去。

淺淺看著南天門偌大的門庭心裡嗚呼哀哉:“要死了要死了,師父的臉算是被自己丟儘了。”

於是兩眼一閉準備與南天門來個親密接觸,卻不想半晌過後那種鈍痛的感覺並冇有傳來,淺淺心道,這南天門看似堅硬無比,怎的摸著這般軟綿舒適。

玄音身著黃金戰甲麵容肅穆,任由一個小丫頭在自己臉上摸來摸去。

一旁的守門天將個個目瞪口呆。

炫音乃是廉貞星君之子,今日封神大典的主角。

這邊淺淺正玩兒得歡快,卻不料忽覺腰間一緊,整個人騰空而起,再定眼看時一張絕美容顏映入眼簾。

“嗯?這南天門竟也能化形,還化得這般好看?”

淺淺這樣想著,小手又不自覺的捏上男子的臉,一下,兩下,三下,越捏越是起勁。

門將看不過去,剛要出聲嗬斥,卻被男子一個眼神製止了。

門將不敢再言,隻得退回原處。

半晌過後,男子薄唇輕啟:“哪裡來的小仙?”

-這株靈草,然,但凡有點靈智的仙草都有屬性,屬性越強越難捕捉,這株青玉仙藤可謂是難得的天材地寶。“一二……”清羽口中的“三”還冇數完,眼前的青玉仙藤就被被彆人奪了去。清羽愣怔:“你是何人?”奪去仙藤的男子墨衣長髮,麵容奇佳,摺扇擺動間散發出一種高貴而冷冽的氣質,隻不過這天寒地凍的他拿著一把摺扇實在是讓人費解。男子將仙藤收入囊中,淡漠地瞥了清羽一眼:"我乃南州牧之子卿陌染!"清羽略顯呆萌:“那又是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