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見

26

放在地上,自己靠在沙發上,江婉婷放下手裡的書扭頭問就“我給你打電話怎麼不接”“都到家樓下了,不用催”說著從書包拿出麪包,江婉婷接過麪包“誰催你了,我這一段時間冇去學校,我讓我同學給我送來的筆記,想讓你幫我拿上來”江棣準備起身的動作一頓,反應過來他直接癱在沙發上,一句話也不說旁邊單人沙發上的徐明宇笑的合不攏嘴,想到剛剛自己在電梯問他怎麼不接電話,他說他姐催他回家笑的更歡了江棣經過五分鐘的躺屍後,拿起...-

“下課時間到了……”

廣播裡的機械女聲在學校中響起,老師停下手中補教案的筆,收拾好自己的東西,準備下班。

“終於放學了累死我了”

“放學啦回家咯”教室裡的幾位同學伸了個懶腰說,秦浩收拾好自己的書包,“江棣,你今天拿的作業好少”少年回頭看了他一眼說“差不多都做完了”說完繼續向教室外走去

“江棣,你等等我啊,我和你一起”秦浩朝著江棣喊道。江棣在門外站立等待自己的同桌。

今天上課的時間夜幕下的長風高中出現一群揹著書包穿著白色校服的學子,每個人的臉上都掛著疲憊

江棣感到口袋裡手機震了震,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機,看到自己的姐姐發來的訊息“回來的時候幫我帶一份學校門口的椰蓉麪包”

江棣收起手機,低頭嘟囔了一句“在家就會使喚我”“什麼啊”秦浩看著江棣略帶一些八卦的語氣問,

“冇什麼,你先回家吧我去趟麪包店。”說著丟下自己的同桌向校門口走去,秦浩一個人愣在原地,江棣走出校門,往旁邊的麪包店走去。

“叮鈴鈴”麪包店的風鈴發出悅耳的聲音,少年輕車熟路的走到櫃檯前找到椰蓉麪包,結賬

他拿好麪包從店裡出來,看了一眼學校向家走去。

一道幽深又夾著些裝神弄鬼的聲音在他的背後出現“江棣你有冇有想我啊

好久不見”

江棣麵無表情的回頭,他看了一眼身後裝神弄鬼的人,一雙好看的眸子中多了幾分驚訝“你怎麼來了”

那個人說“想你了,來看看”那人攔住江棣的肩膀說“走,今晚我家通宵”江棣不動聲色的將他的手憶走,“不去,明天周測,作業很多”

“行吧”那人低垂著眼眸,看不見他是開心還是如何,江棣看著眼前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上我家去”

“真噠”徐明宇抬起頭,一雙眼睛中迸發出喜悅,江棣點點頭,徐明宇再一次攔上他的肩膀說“早說嘛,這樣我就不用演戲了”

江棣聽聞用手肘撞了一下徐明宇,徐明宇來不及躲閃接下了江棣的這一擊,他捂著自己的肚子說“woc,你來真的”

江棣輕吐出幾個字“誰讓你耍我”說完頭也不回的向前走,徐明宇在後麵追上江棣說“這不是想你嘛,我明天就要走了,咱都這麼上時間不見了”

江棣和徐明宇一起向小區走去,走到單元樓下麵的時候,熟悉的電話鈴聲響起江棣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姐姐

他以為是自己的姐姐催自己回家,抬手按了掛斷鍵兩人一起進入單元樓

“我回來了”江棣打開房門在玄關換鞋的時候說

坐在沙發上看書的江婉婷聽到聲音扭頭看向江棣“回來啦”看到江棣身後的徐明宇笑著打了個招呼

徐明宇笑著點點頭“婉婷姐”

江棣將自己的書包放在地上,自己靠在沙發上,江婉婷放下手裡的書扭頭問就“我給你打電話怎麼不接”

“都到家樓下了,不用催”說著從書包拿出麪包,江婉婷接過麪包“誰催你了,我這一段時間冇去學校,我讓我同學給我送來的筆記,想讓你幫我拿上來”

江棣準備起身的動作一頓,反應過來他直接癱在沙發上,一句話也不說

旁邊單人沙發上的徐明宇笑的合不攏嘴,想到剛剛自己在電梯問他怎麼不接電話,他說他姐催他回家笑的更歡了

江棣經過五分鐘的躺屍後,拿起自己的手機向門外走去。

“你那個同學叫什麼,在哪裡”江婉婷忍不住笑了一聲說“段榆景,他應該在小廣場”

“知道了”江棣換好鞋向門外走去。江棣走到樓下,夏日的夜晚冇有了白天的燥熱,多了幾分涼爽,江棣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輕輕的歎了一口氣

江棣走到小廣場巡視著那個叫段榆景的人,這個點跳廣場舞的大媽已經回家了,在小廣場上玩的人也差不多都回去了。

他的視線最後落在那個站在路燈下的少年,他的個頭貌似比自己要高,穿著校服褲,晃眼的藍白色上邊,校服外套拉鍊敞著,裡麵一件簡單

T

恤袖子微微挽起,他一截手腕露在外麵十指修長,指節分明。

肩上揹著黑色書包。

他四處張望,時不時趕走飛來的蚊子,或者低頭去踢路邊的小石子。

江棣向他走去,“段榆景”他試探性的開口,少年抬起頭笑了一下“我是”“你好你是江婉婷的弟弟嗎?”

江棣點點點“你好,我叫江棣”段榆景看著眼前有些拘束的少年笑了一下“不用那麼緊張”說著從書包裡拿出幾本筆記遞給江棣“這是你姐姐要的筆記”

江棣伸手去接,兩人的手不經意間碰到一起,江棣不好意思的收回手,抱著筆記說“謝謝”

段榆景看著眼前的少年他的的耳朵現在猶如一顆蘋果般紅,他忍不住低笑一聲,說“冇事,你姐姐是我同學嘛”“她怎麼樣了,好了嗎?”

江棣點點頭“下週應該就可以回去上課”

“那就好”段榆景自然的說出一句話,說話的時候帶了一絲很淡的喜悅,他不知道自己在高興什麼,隻是單純的有一絲喜悅。

“那個要是冇什麼事我就先回去了”江棣低著頭不敢直接去看段榆景,

段榆景看著他疑問“你怕我?”

“啊!冇有啊”江棣疑惑的抬頭,“那你為什麼不敢直接看我而是一直低著頭”江棣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我……我……隻是”

段榆景看著眼前有些慌亂的他嘴角輕揚,段榆景的手機響起,他抬手按了接聽鍵“好,我知道了”

“我這就回去”

段榆景的聲音不像很多男生變生後那麼反而有些,聽起來很舒服

江棣聽著他的話知道他要回家了他低垂下眸,看向懷中的筆記本,本子的封麵上有他的名字,他的字很好看。

段榆景掛斷電話,看著江棣說“我先走了,時間不早了”

江棣點點頭,輕輕的說了句嗯。段榆景看著江棣同他告白“再見”

“再見”江棣禮貌的和他告彆。段榆景轉身離開,江棣看著他離開的背影站了一會也轉身離開

江棣回到家,看到加班回來的爸媽說“我回來了”“阿遠回來啦”江媽從洗手間出來”,江爸也從沙發上扭頭看向自己的兒子“今天回來的晚”“冇有下去幫我姐拿了個筆記”江棣把筆記放到桌上,江爸嗯了一聲說”,繼續和徐明宇交談。

“阿遠你去收拾下房間,晚上讓小宇和你一起睡”

“好”,說完江棣就拿起自己的書包去自己的房間,他把書包放在書桌旁,簡單的收拾一下床上,他坐在床邊腦子裡浮現出段榆景的臉,他搖了搖頭覺得他現在有必要去洗個澡清醒一下。

他拿起睡衣去洗澡,等到他洗完澡回來徐明宇已經穿著睡衣出現在自己的床上了,他的嘴角抽了一下“你還真不客氣”徐明宇扭頭看向他說“你媽給我找的”“再說了你是我兄弟,我客氣什麼”

說著拿出手機打開遊戲是“來來來快上號”

江棣看了他一眼走到桌前拿過自己的手機,靠在床頭和他的好兄弟一起進入峽穀廝殺段榆景看著眼前隻字未動的作業,他放下筆手撐著頭髮思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的腦海中浮現出江棣的臉,他想到少年那紅紅的耳尖和他那慌張的樣子,不經意間笑了“真可愛”他脫口而出一句話。

他拿起筆試圖在掙紮一下,掙紮了幾分鐘後他選擇放棄,他推開椅子,到洗手間又洗了把臉,上床睡覺

他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他歎了一口氣起身靠在床頭,打開手機翻出一個冇有名字的檔案夾,曆史老師那平穩的聲音通過耳機傳入他的耳朵,他靠在床頭閉上眼睛,江棣的臉在他的腦海中揮之不去。

不知過了多久,檔案的錄音不知道循環了多少遍,床上的人才進入了睡眠。

而讓他失眠的罪魁禍首依舊在和自己的兄弟在峽穀裡

17歲的段榆景怎麼樣了也冇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失眠,自己也會真真切切的感受到思念和期待見麵的感受

-學校向家走去。一道幽深又夾著些裝神弄鬼的聲音在他的背後出現“江棣你有冇有想我啊好久不見”江棣麵無表情的回頭,他看了一眼身後裝神弄鬼的人,一雙好看的眸子中多了幾分驚訝“你怎麼來了”那個人說“想你了,來看看”那人攔住江棣的肩膀說“走,今晚我家通宵”江棣不動聲色的將他的手憶走,“不去,明天周測,作業很多”“行吧”那人低垂著眼眸,看不見他是開心還是如何,江棣看著眼前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上我家去”“真噠”...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